空空:

见字如面。

雷音阔别数年,汝还记得为师,甚感欣慰。

你来信求我给你的职业规划指点迷津。

为师琢磨一宿,心底最柔软的一块还是被你这猴头死死捏了一把,谁叫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呢?哎!

当年我们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修成正果,你可倒好,修佛没几年,便被大力牛魔王高薪忽悠走了。没了金箍,我拿你根本没办法。最后,为师只能一怒之下同你断绝师徒关系。

你的斗战胜佛职位已被佛家编办注销,我正托人到玉皇大帝那里看看有没有闲职,佛家与天庭是两套班子,这事估计有点悬。东土唐哥哥往生多年,他的孙子辈也没人买账。你还是在“天庭舆情公关公司”先混著,中层干部多多少少有些油水。骑驴找马之事万万不能太操之过急。

人到中年,谁还没有点困惑?为师佛级升迁多年无望,整日青灯古佛终也觉茫。人要经得起诱惑,耐得住寂寞,贤徒上能腾云驾雾十万八千里,下挥定海神针一万三千五百斤!浪子回头金不换,现在为时不晚。你就缺一个平台,该来的迟早会来。

空儿,师父今天就不跟你细聊舆情发展的方向性问题了。我想和你谈谈人生。

做事先做人,放诸四海皆准。舆情即人情,希望你好好参透。

人生无常,世事难料。西天取经修成正果之后,我们师徒四人便分道扬镳。

汝羡城外野花香,去职斗战圣佛,为师甚感心痛。被五指山压了五百年,你这泼猴还是那块又臭又硬的石头。

悟能受封净坛使者,实为美差,丰衣足食,其乐融融。谁知他色性难移,又私会广寒仙娥,贬堕凡间。

白龙马,至今杳无音讯,忘恩负义之徒,不提也罢。

你们当中最让人省心的还属沙悟净,他享受金身菩萨待遇,掌控十八尊罗汉,好不快活。

忆旧事,感叹良多。为师本以为我们四人不会再有联络,佛生真是太奇妙了。

你说八戒回高老庄娶了翠兰孙女,还成立了“高老庄大数据舆情公司”。这家皮包夫妻店找了几个果农,用亏本价到处抢生意。商场没有父子兵,我劝你早日释怀,白猫黑猫,抓到耗子就是好猫。只是为师一想到你俩曾经情同手足,如今兵戎相见,仙情凉薄。更让为师难以接受的是,沙师弟待遇优渥,为何他还要来搅浑水,上次我听了他的《三大佛性思维引导舆论的可行性》讲座,这种人吃相太难看,为师以前错怪你哥俩了。

你们三人在同一行当,不是师父我说你。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作为大师兄,你主持大局,强强联合难道不好吗?关系非要搞得那么僵,钞票是你一人能赚完的吗?你和八戒如果懂得什么是取舍,那才叫大智慧大哲学,偶尔悟净再来走走穴,功德也就圆满了。

悟空,你别再跟我瞎扯什么技不技术的问题了。什么八戒活不好,那样看问题未免太钻牛角尖了。人家八戒啥都没有还是揽到了单子,你好歹有一颗歪脖子树可以依靠。虽然效果确实差别巨大,只要你能搞定客户,有些事情也不是来不得半点虚假嘛。人工智能、区块链,哪个不是风口上的一阵虚火,至于技术问题,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。为师晓得你监测能力强,不过知道太多也不是啥好事,人家需要的是火眼金睛,虎皮舞你就别多跳了,毕竟用力过猛容易闪到腰。以后你悠著点,功夫得练,嘴巴要甜。大家都挺不容易,对吗?

业务难做,哪行都一样。你忘了我们师徒四人承建的“求取真经八十一难”项目了?决胜蓝海之巅,只要思想不滑坡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不过有时候你也别一条道走到黑,具体问题还得具体分析。

唐城地主需要气象预警,你不去司雨大龙神那里搞个智慧预警水晶球,反而让花果山小猴孙7×24小时驻扎在田间地头。我听说上月有两猴孙疲劳过度进了水帘洞ICU,这就是他们跟随你的福报?不知道我是否误会你了?你总得为兄弟们考虑点加班费吧!他们上有老下有小,每月还得供房贷。别老提啥奉献,年轻人不吃那一套。最近几年花果山野象王发展势头很猛,我希望你好好反思一下。

红孩儿在外跑市场,虽说各司其职,你最好委婉的劝他不要在外骚吹了,什么九天银河监测仪、舆情太空驾驶舱,一文铜钱包装成一两银子,这不瞎扯淡吗?为师心里都替他捏把汗,他倒是成全了自己,恶心的却是你。有些事,你办不成也不用太自责。

说起来,你那猴脾气也得好好改改,工作要讲究方式方法。铁扇公主与太上老君在蟠桃园厮混,天庭闹得沸沸扬扬,你写的《铁扇公主与太上老君厮混舆情分析报告》,督促涉事方立即对外回应,这到底啥意思?你调查核实了吗?你今后咋面对老牛,幸亏这事玉帝不重视,别啥都想搞个大新闻。这方面你要向八戒学习,大智若愚。人家表面装著屁事没有,私底下去找悟净疏通关系,虽然成效也不太理想,那篇《论铁扇公主与太上老君厮混的舆论管控》却广受好评。

空儿。师父说了这么多,你也别往心里去。工作是老牛的,身体才是自己的,没必要不开心。你一身本领,魔术师,外卖骑士,雇佣兵,哪行不能混口饭吃?

最后师父再送你几句话,你想通了再来见我。

独当一面。大树乘凉。两仪四象。

人之所以迷茫,皆因心中执念。

放下即是解药。

师父 唐三藏

来源http://www.wangyikai.com/?p=960